登录|注册 联系电话:
    当前位置:
  • 首页
  • >
  • 保健
  • >
  •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草莓什么味,宝宝顶我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草莓什么味,宝宝顶我

保健 (6) 2023-03-12 21:23:23

曲汐一时之间已经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她点点头说:“开心!”可是下一秒,大颗大颗的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从她眼眶中掉落下来。

她回来了。

那她的爸爸妈妈还有容琛要怎么办啊!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草莓什么味,宝宝顶我_http://www.huoyuanji.com_保健_第1张  容琛还说要和他一起吃火锅一起吃冰淇淋。

还有妈妈,基因重组手术有没有成功?

爸爸,呜呜呜,到现在都没有喊权佑阁下一声爸爸,呜呜就是不好意思,如果他说的话自己就会喊了。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哽咽着问:“我妈妈……手术怎么样了?”

怎么会突然回去啊,明明,她已经能够控制Frigg了!

为什么要再次作弄她啊!

林霜白没想到她会哭得那么伤心,吓了一跳,随即扯过纸巾替她擦眼泪,安慰道:“汐汐,我逗你的,是我来了!”

曲汐还在哭。

林霜白没有办法,将茶几边的手机递给她说:“喏,你看看!”

屏幕中清晰倒映出她的脸,手机上还有容琛刚发来的消息,他选了好多家火锅店问她吃哪家。

吓死她了!

曲汐哭得说话都断断续续:“不……不要吓我!”

小姑娘以前可是怎么都不会掉眼泪的,现在怎么哭成这样啊?

林霜白搂住她,拍了拍她的背哄道:“汐汐,师姐和你开玩笑呢,不哭了不哭了,我的错我的错。”她又抽出纸给她擦眼泪:“给你削个苹果好不好?”

“好!”

曲汐这才缓和下来,对着林霜白左看右看,确认是师姐无疑。

师父来了,所以师姐也来了吗?

她眨了眨水雾迷蒙的大眼睛,瓮声瓮气道:“师姐,你怎么剪了短发,差点认不出你来!”

“短发出任务方便!”林霜白甩了甩头发,又捏了捏自己小师妹温软的小脸蛋:“我可是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哦~”

林霜白从果篮中取出水果,慢条斯理地给曲汐削苹果,笑:“看来在这边过得很好啊,都不想回去!”

曲汐拿纸巾擦了擦脸,将枕头扯过来抱在自己怀里认真地说:“师姐,我找到爸爸妈妈了!”

林霜白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真好啊汐汐,师姐也替你开心!”她又指着曲汐笑得意味深长:“还脱单了是不是?”

小师妹啃着苹果,低头笑。

“老林还在手术室,我就过来看看你!”林霜白捏了捏手腕:“不用担心,老林的手术成功率,那可是百分百!”

曲汐点点头:“我相信师父!”

林霜白看着她啃了一口苹果,无奈道:“你现在怎么这么能哭,嗯?”

娇软的不像话,以前可是再怎么样都不会落泪的。

曲汐沉重地叹了口气。

天知道这几个月来她过得是什么日子,一路历经艰难险阻,终于搞清楚了身世找到了自己的父母却还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失去的边缘徘徊,她的心情大起大落简直比做过山车还要刺激。

幸好她算是内心强大的人,不然迟早都要被击垮。

曲汐仰起脸:“不哭了,以后都不会再哭。”

她将吃了一半的苹果放下,伸手拉了拉师姐的手,超小声地问:“你们是不是会回去?”

曲汐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不是,更何况她也有任务在身,队长已经提醒她速速归队。

林霜白又怕她哭,故作轻松地说:“就和旅游一样,出门久了肯定得回家,下次再来就好!”

曲汐放下心,靠在她的肩膀上说:“昂~师姐,你是异能者对不对?能够穿梭平行世界!”

“我不是!”林霜白说:“只不过是我们世界的科学技术发展到了人类顶端,平行世界被证明存在,我所拥有的能力都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

所以人才要相信科学敬畏科学,这样才能促进文明的发展。

曲汐小像是时候那样将脸贴在自己师姐的肩膀上,她比自己大三岁,神秘得很,造型多变,今天长发明天短发,化妆技术堪比易容,她就知道师姐肯定不是普通人。

林霜白瞅着她脸上残留的泪痕,轻轻用手拭去,伸手搂过她的肩膀将她圈住,问:“这边有人欺负你吗?”

曲汐还没回答。

病房门被敲了三声。

容琛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老婆躺在别人肩膀上,几乎是被搂在怀里,那短发瘦高个低着头和汐汐说话,用手抚摸她的脸,起初他怒意上涌,不过发现短发的是个女人,但这也不行!

他打断了她们的交谈。

曲汐抬眼看到是容琛来了,还是靠在林霜白肩膀上没起来。

容琛走过来温柔询问:“朋友么?”

“这是我师父的女儿,我师姐啦~”曲汐介绍完师姐,顺带介绍容琛:“这是我老公,容琛!”

容琛?

林霜白抬眸,打量了他几眼。

这眼神顿时让容琛想到了林玄,都是一模一样打量他的眼神,哦,他知道了,就是娘家人打量女婿的那种表情,只不过林霜白的眼神更复杂些。

“你好,林霜白!”林霜白站起身,自我介绍落落大方,她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了,还得回去写报告交给上级,就不在这打扰小两口的甜甜蜜蜜。

她眼神好,刚才这男人在门口看到她抱着曲汐的时候眼神和刀似的。

占有欲挺强。

长得英挺俊逸说话做事也优雅从容,但骨子里的犀利和强势是怎么也掩盖不住。还有种久居上位的淡淡的冷漠和傲气。

林霜白回头看了眼曲汐。

汐汐是个直接了当的性格,喜怒都形于色,没什么太多弯弯绕绕的复杂心思,很纯粹一姑娘。

所以,会被吃得死死的!

曲汐见林霜白要走,像是小孩那样拉住她的手说:“师姐不要走!”

她们还没说上几句话,师姐就要走,是不是因为容琛过来她不好意思待着呢!

哎呀,容琛干嘛这么早来呢!

林霜白温柔道:“师姐还有工作,还得回去写报告,明天再来找你好不好?”

她随即见到矜贵冷漠的男人蹲下身替曲汐穿好鞋子,温声道:“汐汐,不要赤脚踩地上!”那动作看样子很是熟练自然,看样子是替师妹穿惯了鞋子。

曲汐穿好鞋子说:“那好吧,我送你到楼梯口!”

林霜白转过身的那一刹那,背影莫名熟悉。

同样的短发,同样的脖颈间的一颗痣。

容琛眉心微拧。

曲汐回来之后,脸上的欢呼雀跃怎么都掩盖不住,她直接跳到容琛身上搂着他的脖子问:“我们什么时候去吃火锅?”

“过几天,医生说你还得住几天院。”容琛托着她的腰臀,防止她掉下去,说:“我答应你的事还能反悔?”

曲汐用手滑了滑他高挺的鼻梁,说:“我们得多准备一张婚礼邀请函了。”

啊!真好!

爸爸妈妈还有师父师姐都能去参加她的婚礼,师母要是能来就好了,不过人不能太贪心,,现在她什么都有了,应该学会知足。

容琛的表情若有所思,过了会儿他问:“你师姐……是从事军方工作吗?”

曲汐摸了摸脑袋,表情纠结:“我不知道哎,她的工作是保密的,不过她格斗超级厉害的,青少年散打冠军,还会跆拳道柔道之类的。我的防身术就是她教的!”曲汐比划了那么两下子,觉得自己也很行!

她眼珠又一转,对着容琛说:“你想知道的话,求我吧,求我的话我就去问她!”

话音刚落,小屁股就挨了一巴掌。

曲汐愤怒抗议:“不要打我屁股,都红了!”

容琛淡定应对:“哪儿呢,我看看!”

说完就要真要扒她衣裤。

曲汐吓坏了,拼命用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和男人的结实有力手臂作斗争,一边嘴里喊着救命啊救命!

——

容琰飞去明港又飞了回来。

回来之后希望落空,借酒消愁。

颓废的不行。

容樱找来的时候,他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呼呼大睡,手边还多了几个空瓶子。

她气得不打一处来,捏着鼻子用腿去踹自己亲哥:“哥,你在干嘛,怎么喝这么多酒?”她哎呀了一声恨铁不成钢:“都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不忘掉那个抛弃你的女人?我没想到你这么恋爱脑?”

容樱都立志搞事业不当恋爱脑。

怎么他哥反倒成了个恋爱脑。cascoo.net

她吩咐保洁将屋内收拾干净,说:“你喝再多的酒都没有用,人也不可能再回来的!你见过断了线的风筝还能再飞回来的吗?”她就像是个唐僧在自己亲哥耳边唠叨唠叨,终于把人唠叨到烦的不行坐起身来。

容琰抓了抓头发压抑住爆炸的脾气问:“你来干什么?”

“怕你醉死没人管!”

容樱终于刻薄了一回。

容琰摸了摸脑袋,靠在沙发上说:“不会,我就喝个酒解闷而已。”他双目猩红看向自己亲妹:“你别搞得我好像一蹶不振似的,你他妈刚从大话西游剧组跑出来是吧,我喝酒不会醉死,要他妈被你念死!”

熟悉的相处模式,容樱很习惯,她说:“那你快点给我清醒起来,汐汐做手术住院了,我们一起买点鲜花水果去医院送给她!”

容琰问:“她怎么了?”

容樱面露难色:“好像是什么心脏提取基因,很复杂的一个手术。”她听得云里雾里都没懂,不过四哥说没有大碍她就放下心来。

容琰嫌弃看着笨蛋妹妹一眼,起身冲了把脸让自己清醒清醒,换好衣服之后跟着容樱去医院,他眼睛有点肿因而戴了副墨镜。

容樱回头瞅他,说:“哥,你这样很像是我的保镖!”

还是那种看着就安全感满满的保镖。

容琰一巴掌拍在自己妹妹脑袋上:“走路给我看着路!”

容樱:“……”

她可是女明星哎,为什么要受这种气。

容琰到了医院将鲜花和水果递给容樱让她上去,他现在害怕见到自己四弟,心虚,不敢面对,因为容琛替他在股东大会上挡住了很多压力,他摸出根烟说:“你先去,我抽会儿烟再来!”

他站在停车场点燃打火机,猛吸了一口烟味直冲天灵盖。

行了就这样吧!

以后别让老子碰到你,不然一定弄死你。

容琰烦躁地将烟蒂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转头的瞬间听到身后有嬉皮笑脸的女声在说:“报告我写好了已经发送给您,什么时候归队?再缓缓呗,我这一年都没休过假,给我再休一周行不行?啊,怎么会不想回去,我是那种人么,拜~谢谢老大!”

他身子好像凝住了般,脖子已然僵硬,他艰难转过身去,看到不远处站立着的清瘦高挑的半场短发的女人,那一刻,他清楚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THE EN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以及本站用户自行发布,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参考。如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