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联系电话:
    当前位置:
  • 首页
  • >
  • 保健
  • >
  • 宝贝儿你知道我多久没碰你了

宝贝儿你知道我多久没碰你了

保健 (6) 2023-03-12 21:22:44

容琰站不住了,他几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过去,对着前面那道背影大喝一声:“站住!”

两人中间还隔着一道护栏,他身姿矫健攀爬过去,在她转身离开之前扣住她的肩膀。

对方身体明显一僵,随即迅速转身双手握住他的小臂来了一道过肩摔,她力气极大几乎不怎么费力气就将容琰直接摔在了地上。
宝贝儿你知道我多久没碰你了_http://www.huoyuanji.com_保健_第1张  他的墨镜掉落在一旁,当然这还是小事,重要的是他的胳膊好像要断了。他疼得额头上顿时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八月末的阳光实在是太强烈,林霜白没看清楚他的脸,以为这人是想碰瓷美女,她将他摔倒在地上之后没有逗留,她不能在这个世界与人发生冲突,否则会被重大警告克扣奖金,她当机立断教训完人就走不再搭理他。

只不过对方实在太过执着,竟然想要扣住她的腿将她留下。

林霜白性格果断,二话没说一脚踢在他的手腕处,拿出包里的喷雾对着他一顿狂喷,呛得容琰用手捂脸几乎喘不上起来。

等他恢复过来的时候人早就没影儿了。

他狼狈地坐在地上咳嗽,也顾不上太多,挣扎着爬起来捂着受伤的手臂就朝前跟过去。

这熟悉的身法,这揍人的行云流水般的节奏。

不是她,他的名字倒过来写。

——

医院很大,林霜白人生地不熟,从停车场出去之后一路向北走,随即到了居民楼,她警惕性极高,从脚步声就听出对方是跟了上来,她冷笑一声,跟上瘾了是吧!

今天非得给你点教训看看。

胡同很长,从这出去就是医院的北区,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甚至能听到男人的喘息声。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是她的仇人?

她自问在这个世界没有结仇,有的话也基本被她灭掉了。

脚步声逐渐清晰,她单手攀爬上胡同的矮墙,跳进了居民楼里,随即穿过一层楼梯口朝着北院的方向跑过去。

容琰同样也想爬胡同,刚一使劲,发现自己的胳膊好像脱臼了,居民楼一层的女主人听到屋后有动静,拿着晾衣杆出来看结果发现有人要爬他们家的墙。

权佑执政以来,经济迅速发展世风清明治安良好,对于容琰这种大白天企图翻入别人家里的行为,女主人绝不容忍,抄起晾衣杆就朝着他砸过去。

容琰一脸狼狈的跳下来,这辈子他都没有这么丢脸过,都拜那个女人所赐。

但他绝对不可能就此放弃,拔腿就朝着北院跑过去。

看着那身影跑远,林霜白才从二楼的窗子上跳到小胡同里边,她根本没往北院那边跑,给了个假视野而已,不过那追她的男人……

竟然真的是他。

林霜白一向平静淡然的心突然跳得飞快,她异常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咬了咬牙,同时在内心下定决心要立刻回去,不能再拖下去。

等会她去医院和汐汐告别,好好说清楚,汐汐可别哭鼻子,不然弄得她也想哭了。

只不过刚走两步,面前就落下一道阴影,男人冷沉的声音伴随着响起来:“还想往哪跑?”

林霜白抬起脸。

这回他摘下了墨镜。

她看清楚他的面容。

浓厉漆黑的眉眼,深邃冷沉的轮廓,肤色是极其健康的小麦色,他穿着白T,一眼就能看出结实的的肌肉线条,身材高大,身上有着军旅岁月锻造出的干脆利落,荷尔蒙直接拉满。

容琰幻想过无数次见到林霜白的场景,他一定要报复她的不告而别,一定要让她后悔终身,知道戏耍他的下场是什么?可当真正见到的时候他连那句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走都问不出口,他就这么看着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看到最后竟然是自己先眼眶发涩。

“我以为你死在中东。”容琰压抑住翻涌的感情故作轻松说:“找了好久,没找到你!”他笑了下:“你还活着呢!”

她就那么凭空消失,让他以为她被叛军杀害,在戈兰高地指挥无人机疯狂屠戮,整个高地的岩石都染成了血红,他找了七天又七天,却没有任何她的消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这么离开,哪怕是间谍骗了他就跑也行,起码还能再见到,可她明显不是,他甚至都怀疑是自己活太差,但他妈哪有人第一次挂挡起步踩油门冲刺就轻车熟路的,要真有肯定偷偷看了不少小电影和深夜推文。

后来他又找了很久,相似的背影无数,却始终不是她。

林霜白嗯了声,说:“我还活着!”她摸了摸头发掩盖自己的局促说:“哈,你还记得我呢!”

“记得!”容琰说:“一直都没忘!”

林霜白摊手真诚夸赞:“记性很好!”

话说出口她都觉得尴尬,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可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话,她握着手又道:“刚才你戴了墨镜没认出来你,下手重了点!”

容琰想,她也还记得自己。

如果见面她装作不认识,自己肯定会发疯。

原先的那么多的愤怒不甘意难平就在此刻化为齑粉,她头发剪短了,但人比之前看着健康许多,确认了她的平安那点恨意似乎就不重要。M.cascoo.net

林霜白见他不再说话,指了指前面说:“那……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音刚落,她的肩膀就被摁住,容琰单手将她抵在墙上,垂眸看她问:“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他需要个解释。

“我没有不告而别。”林霜白说:“我说过的。”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容琰显然不信,冷笑着说:“就因为我是容家长孙?好的,我承认,这个身份可能会给你带来压力,但出身并不是我能选择的,我也并没有把这个当回事。”

林霜白:“……”

这么些年他不会一直都这样想的吧!

觉得她因为他是容家人才不和他在一起的。

的确,容家富可敌国甚至是一手遮天。

但是……

和这毫无关系呀。

不过他既然这么说,林霜白顺着他的话说:“是的,是因为这样!”

“不可能!”容琰否定她又否定自己。

林霜白无奈了,她摊手将问题抛给他:“那你觉得我为什么离开?”

“我在问你!”

容琰怒气开始上升,在临界值附近起伏。他拳头握起来,青筋暴起。

林霜白沉默,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敢回来也是想他早已经觅得如花美眷家庭美满了,竟不知道他能够找她三年,等她三年,她以为只是自己忘不掉他,没想到他也忘不掉,她脑海中浮现起万千情绪,当初动的情是真,这三年想念他也是真,也曾在深夜流过泪,只是,人一旦背负上使命和任务,爱情对于他们的身份来说都是次要的。

她垂眸,低低道:“抱歉!”她说:“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吧,我不还手!”

容琰的怒气值已经开始爆表了,他的血压陡然升高,怒意直冲天灵盖,他深呼吸了很久,鼻翼一张一合那是他气到极点的表现,他举着拳头抵在她的太阳穴边。

头顶一道阴影直接落下。

容琰突然出拳。

林霜白闭起眼睛,但是那拳头并没有落到她的脸上。

反而是花盆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楼上不知道谁家花盆掉落了下来,差点就砸到她的脑袋。

容琰握着拳头,鲜血从他的手背蔓延而出,像是溪流一样肆溢而开。

——

容樱到医院送鲜花水果,没有见到曲汐,她去另外的病房去看自己妈妈了,她收到了来自四哥的询问:“二哥怎么不上来?”

“他去抽烟了!”容樱说完又补充道:“不过我猜他是不敢见人!”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和四哥说:“他眼睛都红了,我去的时候喝酒喝得酩酊大醉!”

容樱说完哼了下:“不就被甩,至于这么久还走不出来吗?”

女明星才不会因为失恋就哭唧唧,女明星要找下一个。

容琛没说话。

容樱见不到汐汐就想走,临走前她超级小声地问:“哥,汐汐真的是阁下的女儿吗?”

她之前也看了新闻,了解到知名生物医药学家曲青禾就是权佑阁下前任妻子,他们之间有个女儿,现在她知道汐汐是为了妈妈所以要手术,而她妈妈就是曲青禾,那么一来二去前后串联下,汐汐就是权佑的女儿呀~

“嗯!”

容樱惊讶地用手捂住了嘴巴,脑袋后仰,不可置信,半晌才说:“那……那……哥,我们容家算不算高攀?”

她对容家的势力是真的没什么概念,家族那些摆在暗中的生意是不会告诉她的,加上容家素来低调教育方面也不会去灌输我们多厉害,而是更注重培养孩子的综合能力,因此容樱以为自己家就是普通有钱而已。

不过最近对容家的报道明显多了很多。

因为容琛强大的手腕和能力,容家已经不再像是过去那样韬光养晦,彻底在顶端站稳了脚跟,想低调已经不被允许。

容琛笑得恣意:“所以得抱好汐姐大腿知道吗?”

容樱点头:“知道知道!”

容琛收起笑,想着容琰的事情该怎么解决,他这会儿想起林霜白,那熟悉的短发一模一样的痣,几乎就是同一个人,只不过正当他思考之际,容樱又开始尖叫起来。

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大厅入口走来两人,其中一人正是容琰,他捂着手腕,手背鲜血淋漓,看得出来受了严重的伤。

THE EN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以及本站用户自行发布,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参考。如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